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5-25 06:27:09

                                                                  新京报:你如何看待这种骂声?

                                                                  挨骂时如果闷着头假装一切都没发生,那下次会继续挨骂

                                                                  这段时间我经常说一句话,保持冷静,继续前行。这时候的中国非常需要保持冷静的定力,说一千道一万都不如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做好。

                                                                  白岩松:是不是有误解、委屈,这些都不重要,必须要转换为改革的动力,去推动它改变。让公益慈善不仅能在日常发挥作用,也能在重大突发事件中发挥作用。

                                                                  我这次提案第一条就是各级政府要高度重视慈善机构在重大突发事件中的应急响应。因为它是舆情、是民意,表面上是摧毁红会的公信力,但背后摧毁的是政府的公信力。

                                                                  这个世界有很多说中国的声音,要重视但不能太重视,我们最重要的是要做好自己的事。如果做好了自己的事,在不断进步,对其他国家有利,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核心价值推进者,谁跟你脱钩?他跟你有利有益,所以一时的声音不应该扰动我们的内心定力。

                                                                  白岩松:我有时开玩笑说,我也是一个逆行者,我也是“卧底“。“兼职”的“兼”我理解还有“监督”的意思,要不然为何选择让媒体人来做这件事?我和红会没有任何利益关系,当官对我个人来说,十几年前我在书里写了,答案是“绝对不可能当官”。

                                                                  另外,我所兼职的中国红会,和地方红会之间没有领导权限,只有业务指导的权限。地方红会的领导权和人事权归地方管理,我们只能是业务指导。一荣不会俱荣,但一损俱损。关于红会的舆论,很多是因为机制不畅引发。

                                                                  疫情期间,因为湖北红会、武汉红会风波,兼职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的白岩松,也一度被网友质疑。

                                                                  新京报:疫情期间张文宏医生一开始迅速走红,但后又受到质疑。你怎么看?